当代乐集 / ECM

  ECM,是Edition of Contemporary Music的缩写,(这也是为什么林哲辉会把公司叫做「当代乐集」)ECM创立于一九六九年,创办人曼佛艾克(Manfred Eicher)毕业于柏林音乐学院,拥有低音大提琴演奏与作曲的硕士学位,(是自己没做出好音乐,所以才要当制作人吗?)艾克对电影与音乐的兴趣极为浓厚,是大导演高达在音乐与电影概念上的战友,ECM公司的另一位制作人史帝夫雷克(Steve Lake)说:「艾克曾经双手捧着ECM公司所有的资源,去问高达说:我们能为你作什么?」艾克在电影音乐方面的成绩,除了参与高达的多部作品之外,还包括了与导演安哲罗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合作的「鹳鸟踟躇The Suspended Step Of The Stork」以及与导演柯勒Xavier Koller合作「希望之旅Journey Of Hope」。
  在音乐上,艾克担任ECM大部分录音的制作人,他和Blue Note唱片公司的老板艾佛 莱恩Alfred Lion一样,以一个人的品味,主导了公司的音乐走向,甚至于在当时改变了整个音乐界。ECM在一九六九年创立初期,对爵士乐来说至少有两项重要的意义:一 是为走前卫路线的美国爵士乐手提供了庇护地,让乐手们能够持续依照自己的想法创作,而不必和日趋庸俗的商业市场妥协。其次是艾克鼓励支持了许多有实力的欧洲乐手在爵士乐界崭露头角。
  看ECM的前一百张唱片,会发现一个颇有意思的巧合,ECM的第一张唱片(唱片编号 ECM1001)是美国钢琴家马尔瓦卓Mal Waldron的《Free At Last》,唱片标题听起来像是马老先生已经闷了很久,终于可以自在的演奏他想要的东西,高喊:「我终于自由了」。ECM的第一百张唱片(唱片编号ECM1100)是凯斯杰瑞Keith Jarrett的日本现场六CD套装唱片《Sun Bear Concerts》,试问,听众要对乐手迷到什么程度,市场才会将他一次巡回的所有现场都发行唱片?《Sun Bear Concerts》的发行上市,象征着杰瑞彻底征服了日本爵士乐迷。在这两张唱片之间,安东尼布列斯顿(Anthony Braxton)、奇克柯利亚(Chick Corea)、保罗布雷这几位美系的爵士乐手发表了极具创意的作品,挪威的萨克斯风手杨葛柏瑞克Jan Garberak、义大利的小喇叭手恩瑞可拉瓦Enrico Rava也走出他们自己的道路。
  ECM的唱片大致上是比较偏向爵士与民族音乐,ECM旗下,还有其他品牌,像是ECM New Series(新系列),新系列在型态上是古乐、前卫实验、古典、当代音乐兼容并蓄,包括小提琴家基东克莱默(Gidon Kremer)演奏史特拉汶斯基与萧士塔高维契、凯斯杰瑞弹巴赫的大键琴作品、前卫萨克斯风手练才量艘 即兴演奏加上电子取样的「电子共鸣(Electronic-Acoustic)」风格、爱沙尼亚当代作曲家阿弗佩尔特(Arvo Part)的作品、人声演唱者梅芮迪斯孟克(Meredith Monk)等等等,一串无法分类的作品名单。
  Watt和XtraWatt则是偶像级伟大作曲家卡拉布雷(Carla Bley)(闻名欢呼!!)创立的音乐品牌,依附在ECM旗下,发行了卡拉布雷与她的男友,贝斯手史帝夫史瓦洛(Steve Swallow)等人众多的杰出作品。
  Carmo则是由吉他手艾伯托吉斯蒙提(Egberto Gismonti)负责,以出版新而具原创性的拉丁音乐为主要目标。
  ECM打从一开始,老板曼佛艾克就必须负担相当大的经济压力,但是在困境中坚持,也为他带来甜美的收获,第一位让ECM品尝到胜利果实的音乐家,是凯斯杰瑞。一九七五年发行的钢琴独奏录音《科隆音乐会The Koln Concert》(ECM唱片编号1065),让ECM在成立的第六年,就跻身最重要的独立品牌之一,二十五年来这张唱片销售接近五百万张。
  ECM另一位叫好又叫座的偶像英雄,是吉他手帕特马西尼(Pat Metheny),马西尼从融合爵士出发,成为当代最受注目的的爵士吉他演奏者。马西尼的知名度很高,但是或许没有太多人注意到,马西尼是真正从ECM「出发」的乐手,从他录制第一张个人专辑开始,音乐生涯起飞的前十年,马西尼都在ECM旗下,在ECM录制了《Pat Metheny Group》、《80/81》、《Rejoicing》等等作品,也是这些专辑让他受到乐迷的注意,马西尼才逐步登上今天的大师地位。
  挪威萨克斯风手杨葛柏瑞克,可以说是三十年来欧洲最重要,也最具创意的萨克斯风手之一,成功地将北欧民谣融入爵士乐风格,为民谣导向的所谓「世界融合」爵士开启新局。近年来,在民族音乐与爵士之外,葛柏瑞克和专攻中古宗教音乐的人声团体Hilliad Ensemble合作,录制了《Officium》等作品,Hillard中古教会式的吟唱和声,配合葛柏瑞克穿插的萨克斯风即兴,形成令人头皮发麻的音乐,《Officium》这张唱片上市时在欧洲大陆与英国造成极大的轰动,单在英国一地,上市不到一个月销售就破十万张,(我的天,英国一张ECM卖十六磅半,台币八百五!)当场解决了ECM困窘的财务情况,这也是为什么葛柏瑞克每年至少要去英国演奏一次的原因所在。

  当年ECM公司成立之初,曼佛艾克、杨葛柏瑞克这些欧洲年轻人,跌跌撞撞地要在音乐世界中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路,三十年过去,就有了现在的ECM。

很抱歉!应版权方要求,本站不提供未授权的音乐收听服务